问鼎娱乐
问鼎娱乐注册
你的位置:问鼎娱乐 > 问鼎娱乐注册 > 二战德军的慰安所

二战德军的慰安所

2024-03-19 18:18    点击次数:127

(特别提示:本文部分文字和图片可能引发不适)

关于二战中的德国国防军,有一个流传至今的神话,即德军士兵绝无或很少施加对平民的暴行。谈及二战期间的性犯罪,人们往往会提到在二战末期乃至战争结束之后,苏军、美军和法军士兵对德国妇女的侵犯。很多人都认为德国军队的士兵在对待占领区的妇女时,决不至于像盟军那般野蛮而充满兽欲,甚至有所谓“纪律严明”的德国军人在对待妇女时颇具“骑士风范”的印象。但实际上,在二战中,无论是摧残慰安妇还是强暴占领区女性,德军士兵在这方面的罪行绝不亚于日军。德军军官往往将性作为鼓舞士兵勇气的手段,认为越是色胆包天的人往往更骁勇善战。

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实际上德国武装力量的性暴行在1939年入侵波兰之后就已经存在了,尽管根据法德国士兵禁止与犹太人发生性关系,但所谓“德国军人不会强奸犹太女性”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受害者甚至主要是犹太女性,闯入波兰的德国士兵把犹太妇女押出家门后在街道上性侵或者直接闯进家门施暴。虽然军官根据种族主义的条令禁止国防军士兵和犹太女性发生关系,但是强奸犹太妇女的事件屡见不鲜,或者有德军军人声称犹太妇女为了报答自己的保护而以身相许。

而在西线,自从1940年6月22日法国投降之后,德国士兵就陷入了灯红酒绿的法国温柔乡之中,据统计尽在巴黎蒙巴特区就有102个夜总会,而风月场所更是让德军官兵大开眼界。1940年7月29日,德军发布了士兵性生活管理规定,并且在法国的占领区开设了很多专供德军使用的慰安所,另外还在酒店里开设了专门接待军官的慰安所。

德军开设慰安所的主要目的,一是制止同性恋现象和性病的传播,二是振奋士兵的士气,三是避免军人和当地人建立亲密关系,以免间谍趁机浑水摸鱼。1941年9月,布劳希奇将军建议为了避免年轻士兵“荒淫无度”,应该规定每周访问慰安所的次数。为了避免性病的蔓延,慰安妇会定期接受体检。从此之后,国防军和党卫军也逐渐开始在劳动营和集中营设置慰安所,并且为军人发放正式的招待券,换句话说,慰安所是德军休假制度的一部分。德国国防军总司令部为士兵配发了专门的登记卡,并且禁止和其他占领区妇女发生性关系。

由于缺乏遏制性病传播的手段—比如避孕套,为了防止性病的传播,德军一方面通过学习班、演讲和小册子宣传、控制军人的性行为,并且警告性病传播的危险,另一方面要求士兵在进行性行为之后要及时消毒,此外德军宪兵还会抓捕被指控传播性病的女性,强制进行妇科检查。为了避免对战斗力的削弱,德军以特有的“严谨”管理慰安所,根据披露的相应文件内容,其中讨论了慰安所的卫生设施、避孕套的使用、性病的传播程度、慰安所的组织和需要以及慰安妇的工作量。无论是在占领区开设新的慰安所还是把原有的慰安所调到新区,随营都会配备军医随时为慰安妇进行体检,同时还要准备房间、床铺、寝具以及其他一应设施。

此外,希姆莱在1941年也下令在集中营里组建慰安所,他认为在性奖励的刺激下,男性囚犯将提高工作效率,而且如果只有少数人能享用这一特权,那么犹太人势必会因此一盘散沙。因此从1942年以后,大约有200-300名非犹太女性囚犯被迫在德国、奥地利和波兰境内的10个慰集中营安所充当慰安妇。最开始充当慰安妇的都是妓女,由于德国官方禁止卖淫,她们中的一些人被以“反社会”的罪名羁押。集中营方面许诺她们在六个月之后即可被释放,但结果往往是食言而肥。这些慰安妇吃的比囚犯要好,也可以穿平民的衣服。但由于缺乏卫生措施,这些妇女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很多人都罹患性病而且被迫多次堕胎。

在每天的劳作结束之后,慰安妇在晚上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用于接待男性囚犯,每次服务收费2马克。每个慰安妇会有一间小屋接待男性囚犯,时间大约是15分钟。卫兵会通过门上的小孔观察屋内的情形,以保证其姿势“符合规定”。值得一提的是,能够享用这些特权的是集中营里等级比较高的囚犯,他们的饮食是最好的,对于大多数营养不良的囚犯来说,即使有权享受这样的待遇,他们恐怕也力不从心。

在毛特豪森集中营有大约500名党卫军看守,包括德国人、奥地利人,不过主要是乌克兰人。1942年在集中营里开设了慰安所。供德国党卫军人员使用的慰安所中,全部10名慰安妇都是被从其他集中营挑选出来的德意志族女囚犯。而相比之下,乌克兰人则禁止碰德国女孩,所以供他们使用的慰安所中的慰安妇全部是波兰和犹太女囚犯。

毛特豪森集中营平面图,这个集中营里有两个慰安所,分别供党卫军和乌克兰守卫使用,而慰安妇则由波兰及犹太女性囚犯充任。

有证据显示慰安妇的“工作量”相当繁重,慰安妇每天接待的军人从24名到55名不等。根据1942年德国驻波兰占领军的报告,卢布林的慰安所平均每天接待120到150人,可是慰安妇却只有4到5人,在波兰华沙的某个慰安所,慰安妇每个小时要接待14-15人。1943年7月卢布林和霍尔姆慰安所的月接客数量分别为2820人次和4081人次。

尽管有着相对完善且大规模的慰安所体系,但正如慰安妇不可能禁绝日军的强奸行为一样,德军的性暴力行为—包括对女性的强奸、虐待以及由此造成的伤亡屡见不鲜。在各个占领区和战场,尤其是在东线,德军的性暴力非常频繁,其受害者往往是妇女与少女,但也有男人和男孩遭到蹂躏。德军的性暴力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是受害者往往是不分种族、文化或宗教的,包括犹太女性也是受害者;其次施暴者往往是酗酒状态;第三德国的种族法律对东线的性暴力并无约束;最后是性欲或者某些性癖好往往是德军实施强奸的动机。虽然有约束乃至限制军人实施性暴力的法律,但是在东线这种军法只不过是一纸空文。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德国武装力量将性暴力作为一种武器,将征服敌国的女性当做民族征服和打垮敌国民众心理的一部分。

在1939年9月德军第14集团军入侵波兰之后,曾经要求部下遏制“虐待无辜和强奸行为”。1941年5月3日,波兰流亡政府外交部发表了一份声明,声称在波兰许多城市的年轻女性都遭到了绑架,被迫在德军开设的慰安所充当慰安妇。与此同时,波兰15岁以上的女孩也被裹挟到德国充当奴隶劳工,而押送她们的德军士兵也经常实施性暴力。

在波兰的德军士兵正在将强征的慰安妇押下卡车

根据瑞士红十字会司机弗朗茨·马维克(Franz Mawick)在1942年的华沙记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德军士兵…..紧盯着那些15到25岁的波兰女孩。有些士兵会用手电筒照着那些女孩的脸。有两个女孩把头扭向我们,苍白的脸上满是厌恶而无奈的表情。其中的第一个大约30岁‘哈哈,这个老婊子在看什么’其中几个德国士兵大笑。那个女士回答‘面包,长官’…..‘根本没有面包,就在你屁股上摸一把’德军士兵回答。那个手持电筒的士兵不断照着这些女孩的面孔和身体……最小的女孩可能也就15岁…..他们解开了那个女孩的外衣,用肮脏的爪子在她身上摸索。有个德国士兵说:‘这小妞在床上肯定带劲’”。

无独有偶,1941年8月,克卢格元帅注意到强奸案数量有所增加,也要求部下在苏联境内约束军纪。至于为什么德军军法机构并未审判士兵的犯罪行为,原因是1941年5月13日希特勒下达了禁止审判“侵害敌国平民的武装部队成员”。和很多流传的说法不同的是,虽然根据种族主义的条令禁止士兵和东欧国家乃至犹太女性发生关系,比如1940年,德国的波兰占领当局曾经发布公告,警告波兰女性(以及男性)不得和德国军人及平民发生性关系,违者将有可能被处以极刑。1943年9月,希姆莱发布命令要求党卫军军人不得和爱沙尼亚以及拉脱维亚人发生性关系。然而,正如前文所述,这些法令往往是一纸空文。

国防军各级指挥机关不断向元首大本营报告党卫军士兵实施的性暴力行为,当然,国防军士兵实施的强奸也有记录在案,性暴行与对慰安妇的摧残是相伴相生的。德国陆军在东欧占领区维持了规模很大的慰安所系统。供德军士兵奴役的慰安妇来源各不相同,有些本身就是妓女,有些是被掳掠的平民,还有一些是来自妇女集中营比如拉文斯布吕克的囚犯,包括犹太人、波罗的海民族和斯拉夫人。

德军经常在战区强制掠夺—换句话说就是绑架—女性平民充当慰安妇,而且强制给其刺上刺青。比如说在德军占领斯摩棱斯克的别廖佐夫卡(Berezovka)之后,当地16-30岁的女性均被掳掠并遭到侵犯。此外由于德军在占领区的大肆掠夺,许多平民处于饥饿和死亡的边缘,为了换取赖以为生的物资,很多女性不得不出卖肉体。有些女性(偶尔也会有男性)为了维持自己和家庭的生存,会通过出卖色相依附占领军军人。

根据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材料,在斯摩棱斯克市区,德国指挥部在一座旅馆里开设了专供军官玩乐的慰安所,驱使数百女性供其蹂躏,德军军人甚至在大街上直接拽住苏联妇女的胳膊和头发拖进旅馆。而在集中营中强制卖淫和强奸也屡见不鲜。德军士兵在占领区有系统性的强奸行为。1941年被俘的苏军士兵亚历山大·舒佳在回忆录中提到了他所了解的基辅郊区的达尼季萨(Darnitsa)集中营中的性暴力行为。他回忆德军士兵为了羞辱囚犯,会故意让男女囚犯同处一地,然后强迫男囚犯侵犯女囚犯,如果遭到拒绝,德国人就会用棍子插进女性下体并且拳打脚踢等方式虐待他们。曾经有白俄罗斯平民目击德军在大规模枪杀犹太女孩之前,会把她们带到万人坑旁边的小房子里施暴,然后再将其杀害。1944年卡缅纳集中营有一批犹太女性被党卫军带进森林,遭受蹂躏之后被全部杀害。

在塔希维诺村被德军强奸杀害的苏联少女

根据缴获的德军信件以及被俘士兵的供认或者回忆,德军在东线屠戮所谓“附匪”的村庄时,往往会和当地女性“亲密接触”,所谓“亲密接触”不过是德军中“强奸”的代名词。

例如根据英军对德国战俘的监听,曾有一个名叫赖姆博尔德(Reimbold)的德国俘虏在交谈中提到,曾经有个来自法兰克福的中尉,这个蠢家伙和他们大谈在俄罗斯怎么蹂躏一个“女间谍”,用棍子抽她的乳房,用刺刀捅臀部,强奸之后又把她扔出房间,开枪将其打倒在地,然后向周围扔手榴弹。几个德军俘虏谈到那个“女间谍”的惨叫时不约而同的爆发出大笑。赖姆博尔德当时实在听不下去了,站起来说:“绅士们,你们实在太过分了”。

在德军中究竟有多少像这位赖姆博尔德一样,还有些许廉耻心的士兵,今天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一支曾经有较大规模的性暴力行为的军队,像那个中尉一样肆意蹂躏、凌虐女性的德国军人倒是很多。

1942年1月德军第12步兵师仅在该师地域内的一个村里就俘虏了219名女性,强迫其前往师属慰安所。其中20名超过80岁的老妇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已经身亡,另外195名13到72岁的妇女在慰安所遭到了多次强奸。其中4名女性因被强奸而怀孕,在当地医院产子之后,这些婴儿都被在母亲面前杀死,然后再将其送回慰安所。

而在1941年12月1日到1942年1月1日期间,第18装甲师焚毁了师属防区的48个村庄,屠杀了3215名平民,并且造成4015名妇女和12岁以下儿童在零下40度的环境下处于饥寒交迫的境地。813名妇女“临时随军”,而所谓“临时随军”不过是供德军强奸的委婉说法。

苏军在德占区空投的传单,大意是一个女孩被德军强奸杀害,而她的女性朋友则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狙击手“发誓向侵略者讨还血债”

1942年6月9日,由于海因里希被刺杀,德军在利迪策村进行了报复性的屠杀,虽然没有明显证据证明利迪策村村民和海因里希被刺有什么关系。172名男性和82名女性被杀,其他195名妇女被送进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充当党卫军慰安所的慰安妇。在经过一个月的轮奸和折磨后,42名女性被折磨致死。而另外有7人被送进毒气室,3人失踪,很可能是被毁尸灭迹。4名怀孕妇女在产子之后,婴儿按照惯例在母亲面前被处死,而产妇也被送进毒气室。利迪策惨案中有90名儿童被德军从父母身边带走,然后送往位于格奈森瑙的党卫军儿童慰安所,被送去的儿童无人生还。另外42名婴儿被送往布拉格的德国医院,由纳粹种族主义专家确认是否是纯种的雅利安人。其中22名婴儿被确认为纯种雅利安人后被送往德国,另外20人有6人被送往特雷布林卡集中营毒杀。

尽管存在如此严重的性暴力,但是根据统计,截止到1944年,德国国防军总共有5349例“道德犯罪”的案例,相比之下有大约数万德军官兵曾因为逃亡或自伤而被判刑。至于性侵犯,德军内部要么避而不谈,要么仅仅认为是不太严重的行为。

根据历史学家克里斯塔·保罗(Christa Paul)估计,德军慰安所最多时可能有大约34140名慰安妇。但这个数字并不包括1943—1945年间沦为慰安妇的外国公民和奴隶劳工,因此可以说是比实际数字大大低估了。沃尔夫冈·艾希韦德(Wolfgang Eichwede)教授和菲利普·雷姆茨马(Phillip Reemtsma)教授引用俄罗斯历史学家的成果和德国方面的材料,声称在苏联境内,总共有大约100万儿童是德国士兵强奸造成的后代。基于统计学的计算,大约10次强奸可能造成1次怀孕。也就是说,德军士兵仅在苏联境内的强奸行为就有大约1000万次。此外,在挪威、丹麦、比利时、荷兰和法国,据说也有20万左右新生儿是德国士兵强奸的结果。

当然,以上这些数字是否准确,还有待商榷。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二战期间日军广泛的性暴力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共识,且时至今日仍然有当年遭受残害的慰安妇为了伸张正义而起诉日本政府,要求获得赔偿;而二战期间德国军人的性暴力行径却已经被掩盖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当年的受害者羞于启齿,施暴者则避而不谈,本文也只不过揭开了其冰山一角。至于今后战争罪行能否得到真正完全的反思,正义能否得到彻底的伸张,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凯特王妃重返王室

Powered by 问鼎娱乐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4 三国联盟 版权所有